做好案例选编工作的两点体会 政务

做好案例选编工作的两点体会 政务

时间:2020-02-14 14:4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作者:蒋玲玲 作者单位: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是司法机关执法办案形成的司法产物,从古至今,从中到外,律例并行体现了案例被高度重视的地位。 案例指导制度是成文法国家为统一裁判尺度,调适因情势而变的社会矛盾而提供的一条创造性解释和适用法律的重要通道,最高人民法院和各省高级人民法院分别通过发布指导性案例和参阅性案例的形式,提供权威、准确、具体、精练的裁判规则,使抽象的法律变得更加生动清晰,对类似案件在审判中的法律适用具有良好的指导和参考意义。 除了具体生动的裁判规则,案例给法官提供的更多是裁判方法、司法理念、裁判说理的参考,而选编案例的过程恰好也是法官自我的提升。 近年来,宜春中院在省高院的精心指导下,院领导高度重视全市法院的案例工作,积极出台相关的办法,全市法院高度重视精品案例工作,干警案例调研热情高涨,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近三年我市法院在全国法院系统2019年优秀案例分析评选中获二等奖2篇,优秀奖1篇;在国家级刊物《人民法院案例选》刊登案例3篇,在《中国法院2019年度案例》刊登2篇;在省级刊物《司法纵横》刊登案例4篇,入选《江西法院案例选》参阅性案例5篇,省高院组织的全省优秀案例评选中入选案例3篇。 作为中院案例工作的组织者,同时又是案例编写者,我认为做好案例工作主要体现在选和编方面,组织者从基层法院和本院其他业务口报送的案例中需要懂得案例筛选,编写者从浩如烟海的裁判文书中需要善于文书挑选,“如何选”可以有效破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题,而“怎样编”则要求编写者“匠心独具”,具备丰厚的法学功底,同时具备创造能力和拥有扎实的文字基础。 最后,精心包装案例文本“外表”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案例文本的格式需要严格按照要求进行排版,不然容易导致“瑕可掩瑜”的后果。 发现有价值的裁判文书是形成一篇优秀案例分析的前提,而有价值的裁判文书犹如工艺师手中雕刻的玉石,需要案例分析编写者拥有一双具有鉴别能力和发现美的眼睛,去挖掘其内在的法律价值。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中第二条对指导性案例作出了相应的规定,符合“社会广泛关注的、法律规定比较原则的、具有典型性的、疑难复杂或者新类型的、其他具有指导作用的”特征的案例具有参考、指导作用。 该条规定也为各级法院报送案例和编选参阅性案例提供了一定的参考标准。《江西法院案例选》作为省高院发布参阅性案例的重要刊物,创刊十年,一直秉承这些标准完成有价值案例的编选,截止2019年7月,共出刊21期,发布189个参阅性案例,对辖区内各级人民法院和专门法院的审判业务工作提供了有利指导。 所谓社会广泛关注的案例 是指涉及重大公共利益、公民基本权利或者众多利益群里的案例,解决社会广泛关注的法律问题,回应人民群众关切和期待,弘扬法治精神,引领经济文化发展与进步。 如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第18批指导性案例中93号于欢故意伤害案统一刑法中正当防卫认定的具体裁判标准,对于被告人行为所涉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了明确,包括是否具有防卫性,是否属于特殊防卫,是否属于防卫过当,以及如何定罪量刑,明确了审理此类防卫过当案件应当考虑的因素和定罪量刑的标准,对于准确把握正当防卫的立法精神,统一裁判标准具有重要指导意义,更重要的是回应了社会公众密切关注和期待的法律问题。 所谓法律规定比较原则的案例 是指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法律没有细致规定或者法律规定的自由裁量权空间较大等情形。案例编写通过以个案裁判,明确和细化法律规定,充实自由裁量权。 如校车安全是教育安全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涉及广大学生群体人身安全的重要方面,《江西法院案例选》2018年第1期中刊载的吴日福、杨保真、彭大金危险驾驶案是我省第一起将校车驾驶人、所有人与管理人均以危险驾驶罪定罪量刑的案件,将从事幼儿园校车业务解释为从事校车业务的范围,这种解释接近于阐明校车本身的日常含义,也不会超出一般公民预测可能性,有助于预防恶性校车事故发生。 所谓典型性的、疑难复杂 或者新类型的案例 典型性是指案件的司法理念、裁判方法和规则完善等方面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疑难复杂指案件的法律适用、事实认定、证据采信、诉讼程序方面疑难复杂;新类型指新类型案件或者适用新颁布、修改的法律、行政法规或司法解释(具有示范性),如《江西法院案例选》2017年第1期中刊载的洪小强、洪礼沃、洪清泉、李志荣开设赌场案解决了现实生活中因微信这一新兴的网络传媒工具引发的法律问题,为全省各级法院对如何定性微信群组织他人在群内赌博提供了参考。 另《刑法修正案(九)》将代替考试行为入刑,《江西法院案例选》2017年第2期中刊载的鲍国民、桂文样、祝双、王瑾代替考试案对代替考试罪这一新“入刑”罪名的犯罪构成要件作出评析,是一堂生动而有力的法制宣传课,引发公众重视与思考。 此外,挑选案例时,应学会使用剔除法和否定标准,过滤一些无价值的案例,以减轻选择的困难,从内容、程序、社会影响等方面进行把握:一是内容上存在裁判瑕疵或文书瑕疵、规定明确或没有争议、尚需研究、陈旧过时等问题;二是程序上存在可能二审或再审等情形;三是社会影响上存在效果不佳、不宜公开等方面内容。 案例编写者如一个“戴着镣铐的舞者”,具有叙述者和创造者的双重身份。编写好案例不仅要求法官忠于裁判文书的事实,具备“讲故事”的能力,而且能在裁判要点和案例注释领域发挥创造性审判思维。 一是提炼好“裁判要点”,裁判要点(又称裁判要旨)是案例分析的点睛之笔,也是裁判文书的精华之处,如同凤头一样俊美精彩。裁判要点是从案例中提炼出来的法律适用解释性规则、法律规范补充性规则,是对具体问题的分析,需要编写者经过多种规则的权衡与选择,总结出更有现实性和合理性的结论。 二是叙述好“基本案情”。基本案情是案例分析的主体部分,如同猪肚一样充实丰满。对基本案情的叙述不能过长过细,亦不能简单移植而没有取舍,应把握好三点:第一,内容简洁,基本案情的叙述应尽量达到线条清晰、事实清楚、证据扎实, 让读者看的明白;第二,重点突出,基本案情是裁判要点形成的事实基础,应围绕裁判要点展开叙述,裁判文书中与裁判要点无关的案情可以省略或简写;第三,视角正确,案例分析编写者应该以第三者的叙述视角对裁判文书进行改写,而不应直接复制裁判文书的内容。 三是创造好“案例注解”,案例注解是体现编写者法学功底和法律思维的地方,如同豹尾一样雄劲潇洒。法律适用是一种法律论证的过程。司法中的论证与说理,为法官价值取舍结果提供了程序的说明,法官编写案例中在案例注解部分应进行充分的说理和清晰的论述,围绕争议焦点,对事实认定、证据采信和法律适用问题进行详细充分的分析论证,具体内容包括:如何分析采信证据,证据采信的标准是什么,证明标准是什么;如何进行紧密的论理和逻辑推理,如何寻找适当的法律,如何遵循大小前提、三段论进行推理,以及如何运用其他的价值衡量进行补充判断。 我国案例指导制度不同于中国古代的判例指导,也区别于普通法系国家的判例法制度,是基于现有的法律制度框架下的制度创新,最高院指导性案例和省高院参阅性案例是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据审判职能,经适当程序确立并经适当形式公布、具有典型或指导意义、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案例,具有审判实务方面的指引、导向的实际影响和具体、明确的指导作用。 广大法官要善于发现,总结归纳,提炼有典型性、指导性案例,切实发挥案例指导审判工作,为社会提供导向,为市场建立规则,为法治树立标杆的积极作用。 标题:《做好案例选编工作的两点体会》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