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城里 夏秋夜 教科书 锁真凶 江西新闻网

洪城里 夏秋夜 教科书 锁真凶 江西新闻网

时间:2020-03-24 11: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立秋了,作为“四大火炉”之一的洪城里,却未感到丝毫凉意。老辈人说还得过完十八个“秋老虎”,天才会早晚转点凉。不过,洪城乡的值班民警张学文,却觉得1986年的这个夏天还是有点意思的,马拉多纳所在的阿根廷队获得了该届足球赛世界杯,他还创造了一个名词——“上帝之手”。张学文依然津津有味地回味着两个月前夜不能寐的看球征程……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嚷着出现在张学文眼前的是洪城乡远近闻名的“鸭司令”老王,“大老马、大老马在鸭棚里,不,死了,被人杀……”老王仍惊魂未定,语无伦次。

  “别急,慢点说。”张学文一边安慰着老王,一边拿出值班记录。

  张学文立即赶往案发现场——养鸭大户老马塘边的鸭棚里,老马倒在血泊中,胸口被连刺了几刀。

  从派出所到鸭棚的路上,从老王啰啰唆唆的叙述中,张学文基本捋清了案件的头绪。老马的鸭塘里养了一千多只鸭子,由“鸭司令”老王全权代城里的“东方红”等餐厅定购了,因为白天货车进城麻烦,所以在取货头天夜里约11点拉走一车,700多只,结了货款2135元;待早上4点多天麻麻亮,司机和老王来拉第二车的时候,就看到老马没命了!老王边说边给张学文展现了一张老马签字的收款条,一旁的司机和伙计也连连点头印证着。

  张学文将鸭棚里外、塘边都查了个遍,竟然未见凶器!凶器应该是杀猪刀,据调查获悉,老马鸭棚里本有把防身用的杀猪刀。张学文便问老王道:“昨晚运第一车时也就你们这几个?”

  老王一拍脑袋:“哦,还有小马!是老马临时请来的远方堂侄。他怎么不见了呢?”

  “他家住哪?”张学文又问道。

  小马家就在邻村。望着张学文一行3名警察,老实巴交的小马父母哆哆嗦嗦地捧出135元钱,说小马是夜里12点多回来的,说是和马叔结清的工钱。这些钱是儿子让他们抓紧去买农药、化肥的,他自己已约好了同学坐早班车去深圳打工,所以连夜走了。

  这135元钱经老王辨认,的确是他所付货款的零头,因还留着鸭棚的气味,有张伍元的缺了左角……那么,是小马谋财害命?携带2000元钱潜逃了?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推论。

  为了找到杀人凶器,刑警队和派出所对养鸭塘进行了抽水作业,果然在塘底找到了一把杀猪刀,而且首先找到的是塘边淤泥里一本看似与案件无关的大学教材,扉页上有几个模糊的字迹。张学文请示所长后说,我带回家问问我那读大学的弟弟。于是,张学文把那本浸透水又经过暴晒后的《离散数学》带回了家。

  张学文的弟弟张学武,在洪城里大学计算机系读大三,开学的第一个周末正好回家了。

  “《离散数学》是大二下学期才上的,大哥你连普通数学都看着犯晕的主,怎么能想着琢磨起离散数学了?这可是我们专业里挂科最多的一门课程。”

  转业的学文和读书的学武把情况作了下互通,张学武把这本书的主人用五条理由做了锁定。一是这本书虽经历了水深火热,但仍看得出是最近掉的;二是开学前还看上学期教科书的肯定是补考的;三是扉页上“孙大兵”几个字依稀可辨;四是恰恰他这门课挂科了。

  张学武戛然而止,反问张学文:“补考生心绪不佳,夹本书到学校附近的鸭塘边徘徊,何罪之有?”张学文点点头,但仍追问:“你的第五条理由呢?”张学武摇摇头,想想才说:“五是孙大兵开学这一周把欠同学的钱还了不少,手头像阔绰了许多……不过,我不愿意把这两件事连在一起……”张学文看看弟弟,不觉叹了口气。

  小马“归案”了,准确地说是小马千里迢迢地赶回来说明情况。小马说自己父母找到了一起去深圳打工的同学父母,通过同学留在深圳的电话找到了他,并告知要他早日投案自首,争取政府宽大处理。他想着人命关天,必须当面要把事说清楚。

  据小马说,他是按照老马叔和“鸭司令”老王约定的交货时间,来决定购买去深圳的车票的。那天晚上拉完第一车鸭子后,老马叔点出235元钱说是这段时间小马的打工钱。小马说不用这么多,但老马硬是给了,还关心地说了句:“你还认我这个叔吗?要去深圳打工了,穷家富路的道理要懂。”还说第二车没多少了,你还要赶早班车,就催着小马快走。小马便连夜回了趟家,只给自己留了100块钱路费,没想到这一走就和叔阴阳两隔,要早知道这样,说啥他也帮叔装完第二车鸭子再走……

  “我父亲是挑着一根扁担把我送进大学的,没想到我是坐着警车离开的。”孙大兵无限留恋地看着洪城里大学的招牌,在去刑警队的路上就把作案经过作了交待。

  “上学期我痴迷上了桌球和录像厅,把学业耽误了,还不知不觉向好些同学借了钱去玩,欠了一屁股债,这个暑假过得好焦虑……你们知道补考的都要提前返校,那天下午我夹了本书去图书馆看书,却没有心思,便出了校门到郊野溜达。老马塘里鸭子的嘎嘎声,让我动了坏心事,我寻思着夜里去那顺几只鸭,以前也跟游戏厅的小混混干过一两回,拿到早市去卖掉换点钱。谁知那晚鸭棚闹腾得很,我不甘心,等到车走了,老马也睡熟了,我很顺利地抓了几只鸭,却没想到老马忽地一个翻身爬了起来,被他逮了个正着,我丢下装鸭的袋子,想夺路而逃,他却不依不饶,他一手握着一把杀猪刀对我骂骂咧咧,非要扭我去派出所!我的头都要炸开了,死活也不能去派出所!奋力拉扯间,可能是从他裤腰间掉下个纸包包——散开!竟是一地‘大团结’!一瞬间,恶向胆边生,夺刀捅了老马几刀,我向塘里丢掉刀子,捡起钱袋子……”至于《离散数学》,是他当天下午“踩点”时落在塘边的,他专心想坏事时,并无察觉。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人年轻的时候。

  县文联业余作者邓景平则认为:紧要处有几步吗,往往只有一步。 (邓景平)

   作者简介

  邓景平,男,70后,作家。出身名门,其母为我省文学大咖胡辛女士,本人成长于洪城郡里,著有《花开一年半载》《花前月下心上》《花谢花会再开》《我们曾经桃李芬芳》等多部长篇小说。

  ●本版使用说明:

  本版稿件皆为独家原创,任何纸质媒体、“自媒体”包括但不限于微博、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且不得实施摘编整合、抄袭剽窃、窜改删减等侵权行为。违者,将依法追究!